alivingo

盾受/沉迷鐵冬盾大三角

【綠錘】Goldilocks and the Hulk

毫無創意的標題【。

背景:打敗滅霸之後,復仇者又重新集結起來,繼續保護地球...

1.
自從在Asgard變成Hulk之後,Banner就再沒變回來,眾人試過所有方法,黑寡婦的安眠曲並沒有任何效果...

「emmmm...你猜會不會是Bruce變心而導致安眠曲失效了」鋼鐵俠如此說道。

「我一直通過安眠曲和Hulk深處的Bruce對話,讓Bruce重新掌控方向盤...但這次似乎是Hulk有讓他執著的東西令他不想把方向盤讓出來...」黑寡婦冷靜地分析狀況。

鋼鐵俠捂着一隻烏青的眼睛點頭表示同意。

執著的東西...

兩人同時看向正在一起打遊戲機打得正嗨的神與怪物組合。

怪物的眼睛彎成新月狀,開心地笑着。

2.
由於Hulk的體型太大的關係,Tony將基地其中一個訓練場改成了Hulk的臨時房間。

「Hey, 綠大個,你喜歡嗎?」鋼鐵俠得意地問道。

Hulk環觀一次他的房間過後,猛然搖搖頭,「不要!Hulk要和Thor一個房間!」

What!??

「Thor有他自己的房間的」Tony疑惑地攤手。

「No!Thor要陪我玩!Hulk要和Thor一個房間!像之前一樣!」

Hulk開始一邊跳一邊圍着Tony轉圈。

之前???一個房間???

Tony細思恐極並表示不想知道詳情。

無奈之下,

他在像籃球場一樣大的房間裏加添了一張小床(相對來說)和一些基本設備,讓Thor暫時搬進去了。

這很詭異,Tony想,現在搞得Thor像是Hulk養的寵物或者Barbie娃娃一樣。

3.
Thor的頭髮開始慢慢地長回來,而Hulk卻還是那個模樣。Hulk替Thor取了些稱呼:「金髮妞」這是最常叫的、「牛奶太妃糖」、「金髮甜心」等等。

他們每次都會因此吵起來,而且內容都十分反智。

像一次,

Tony通宵完畢出來打算喝杯咖啡,又看到他們在吵,Thor已經氣到要離開了,Hulk又故意說了些話讓Thor忍不住罵回去。

這簡直就像個想引起喜歡的人注意的小男孩嘛。(史總你沒有資格說別人)

Ugh...不會吧。

Tony又呷了一口咖啡。

4.
「不準!!這是金髮妞的座位!不準坐!」Hulk用力地拍拍自己旁邊的座位,粗大脖子上掛着特大口水巾。

「這是留給金髮妞的蛋糕!肥啾不準吃!哼!」

「金髮妞明明說好今天跟我玩遊戲的!他不守信用!壞人!哼!」(肥:「我先跟你玩着吧,Thor去了挪威一趟啦」綠:「滾!」)

「金髮妞...」Hulk失落地看着窗外。

復聯眾:??????

5.
作死的外星人又双叒叕來襲擊地球,美國隊長這次讓Hulk和Thor做戰鬥主力,在最強復仇者(x2)面前,外星人簡直淪為戰五渣。

而Steve漸漸亦留意到,無論Thor向哪個方向攻擊,Hulk都會跟著;Thor準備瞄準哪個敵人,Hulk都會先一步把它打飛。

Thor當然不高興了,情況逐漸演變成比快打飛敵人,簡直就是他們平日打遊戲的模式。

天呀!他們一定對地球的印象差極了。Steve 默默為外星人抹了一把淚。

一不留神下,Thor中一招,手臂擦傷了些許。Hulk見狀,忽然暴怒起來,並一拳把那個可憐的外星人打碎了。

「沒有人能在Hulk面前傷害金髮妞!」Hulk伸出拳頭。


他們便愉快地碰拳了,場面温馨、感人、浪漫至極。自動響了BGM。

美國隊長:???????

6.
有天,Hulk認真地問美國隊長他有沒有薪水這玩意。

美國隊長反問過去:你想要薪水?

「嗯...早上Hulk看Thor在綁辮子,Hulk想給他買個蝴蝶結,Hulk看電視的人都是這樣打扮的。」

說完還詭異的臉紅了。要知道在那綠色的臉上看到紅色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呃...但那是女孩子才用的。Thor是男人。」美國隊長耐心解釋。

「Thor比電視上的女孩子好看多了!」說完還自豪地挺胸。

美國隊長現在的臉色像是看到滅霸復活一樣。

7.
最後還是讓Wanda和Vision幫忙買了。

Vision看着Hulk興高采烈地替Thor綁蝴蝶結,他的手指粗大又不靈活,發了好幾次脾氣才能綁好。

雖然最後還是綁得東歪西倒的,但Thor還是衷心地感謝了Hulk。

「謝謝你吾友。」即使Thor並不喜歡蝴蝶結,但他還是知道這是Hulk特意送給自己的禮物,他得好好珍惜。

Hulk看到Thor現在的模樣後害羞地撓撓頭。

Vision看看Thor又看看Hulk,隨即低下頭,顯得有點失落又掙扎,像個不喜歡母親交新男友的兒子。

Wanda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8.
之後幾乎每一天,Thor的頭上都掛着不同式樣的蝴蝶結。

9.
有天Hulk在大廳的地上拿着美國隊長的炭筆在紙上塗塗畫畫。

「Hey, big guy。你在畫什麼?」黑寡婦突然出現在他的後面。

「Hulk...和金髮妞...和大家」

畫上面的hulk開心地笑着,沒有憤怒、沒有破壞。

黑寡婦伸出手摸摸Hulk的頭頂。

10.
鋼鐵俠表示再讓Hulk維持原狀下來,Bruce Banner可能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黑寡婦再次用安眠曲嘗試喚醒Bruce。

Hulk這次終於有反應,他顯得痛苦,兩手抱頭到處亂撞。

「No Banner! No!」

Hulk撞不破特製的牆壁,逃不出去。他焦急地猛撞着自己的頭顱。

『Hulk不要!Banner出來的話Hulk就不能見到Thor和其他人了!』

『Hulk! 你得放我出來,我待得太久了!我答應你,一到時候會讓你出來的。』

『No! 不要,Hulk不要破壞,不想破壞,Hulk只想和大家一起,像你一樣!』

『我答應你,沒有破壞!只是讓你和大家一起,我發誓!』

「Hulk,你必須讓Bruce出來,不然他會消失的!」Thor大聲吆喝着。

看到Thor和其他人焦急的樣子,Hulk慢慢停止了撞擊,他臉上盡是哀傷。綠色的怪物慢慢縮小變回Bruce Banner,癱倒在地,看來與Hulk的內心糾爭已經耗盡了他全副精力。

其他人急忙把Bruce送到醫療室,只有Thor留在原地,看着那些被撞凹的牆壁、踩爛的地板。



See you later, my friend.

End.

【冬盾/鐵盾】What a Ridiculous Day (ABO,很雷...純pwp...)

背景:Steve的發情期來了,他決定去omega福利機構找Alpha志願者解決他的問題...

這文分三部分:(上)冬盾、(中)鐵盾、(下)3P

鏈接走評論....

很雷....要罵請輕拍...

【5分鐘說明你的cp觀】

霓虹推上流行的企劃,做了盾受版的!希望小伙伴們一玩啊!(最後一張是範本)

鋼鍊AU,腦洞

#彷彿會被掛
#有主要人物死亡
#這裏的Tony是類似AI一樣的存在

黃土大漠之中有兩個身影移動着。

「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沒燃料了,熱死了」
「噢,是嗎?抱歉我感覺不到熱,你想喝伏特加的話麻煩自己鍊」
「操你」

而他們的一舉一動正被一位小女孩看在眼內,她本來準備把綠州的水運回鎮上,卻被不遠處的爭吵聲吸引過去。雖然大漠上塵土彌漫的,但她還是能隱約看到那兩「人」的樣子。

一個穿着僱兵服裝,左手是一支鐵臂。
另一個身穿奇怪的紅金鎧甲。

小女孩一眼就把他們認出來了。

即使在那麼偏遠的小鎮上,人們也聽過他們兩位的鼎鼎大名。

鋼之鍊金術師。

-

女孩熱情地邀請早已疲憊不堪的兩人到小鎮作客。他們完全沒有拒絕的理由:Bucky需要進食和喝水,Tony則需要補給燃料。

鎮上聽到鋼之鍊金術師的時候,每個人都十分熱情招呼兩人,把家裏所有的食物拿出來款待他們。一位女性把紅酒遞到Tony面前。

「甜心,不用了。我只想知道燃料在哪裏買?我的推進器現在廢了」

女人面有難色。

村長見狀決定順水推舟把一切和盤托出。

「兩位,我們其實想你們幫個忙。」

原本這座小鎮的人民過着平淡安穩的生活,雖然並不富裕,但也算是自給自足。忽然有一天,有一位自稱奧丁代理人的男人空降在這個小鎮上,向我們施展他的『神力』,害小鎮一度被暴風雨所侵襲,他奪走我們的水源和石油,不讓我們有反抗的能力。他自稱是這裏的國王,他就在那座山丘後面的城堡裏。

「如果你們能幫忙趕走他,我們可以把所有石油都給你們!」

Bucky和Tony對視了一眼,能夠呼風喚雨的力量的確不尋常。

「他有拿着什麼嗎?例如石頭之類的」Tony問。

「我想起了,他總是拿着一支權杖,上面鑲有一顆寶石。」

「是無限寶石。」Bucky冷不防地說。他握緊着拳頭,機械臂上每一節所發出的「咔咧」聲都讓人毛骨悚然,他低吼了一聲後就邁步走出帳篷。

大家都只能看着Tony。

「我說,這鎮子駱駝之類有嗎,我看他想要用走的了,我才不要跟他一起瘋。」


-

那個自稱奧丁代言人是一個白髮老頭,他那批所謂齊塔瑞大軍的合成獸三下兩下就打個精光。

Bucky合上雙手,機械臂迅速變形成一支長槍,他飛快跑上二樓 ----- 那個老頭所在的地方。把Tony留在下面應付餘下的敵人。

在最後一枚反坦克導彈發射之後,城堡已經變得破破爛爛的,隨時有崩塌的機會。突然有一名垂死掙扎的齊塔瑞士兵跳上來用腳夾着鎧甲的頭部,雙手用力把頭部給扭了下來。

鎧甲腦袋就這樣被扔在一邊。

「我說,你會不會失禮了一點?」

在敵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一枚掌心炮就把他打飛到老遠。

鎧甲裏面什麼都沒有,內壁只畫了一個倒三角圖案的鍊成陣。

_

Bucky跑到二樓,看到那權杖上散發着藍光的寶石,不是他想要的那顆,但他還是想都沒有想就衝了過去。

長槍沒有和預想中那樣刺穿老頭身軀,而是實實在在的刺在一樣堅硬的東西上,那是一面黑色的盾牌,上面有着紅色八爪魚的圖案。

一枚腦裝從盾牌上冒了出來。

-

只記得那天下着大雨,樂隊奏着的軍歌讓Bucky覺得前所未有的煩燥。一眾軍人肅然起敬,向為國捐軀的Steven Grant Rogers上尉致以最高的敬意。只有Bucky垂下雙手,眼睛裏沒有一絲光彩,他死死地看着那副棺木。

後方傳來沙沙作響的聲音,他看向聲音的來源,發現有人藏在樹後,是Stark。



「你瘋了!」Bucky狠狠地揪着Tony的衣領。他的目光沒有一絲的動搖,只是直直的看着他,那是一個瘋子的眼神。

「不,你相信我,Barnes。我是天才,我們一定可以把Steve救回來的。除了你,除了你,沒有人會願意幫我了!我要Steve回來,你不想嗎!」

瘋子,Tony Stark徹徹底底地瘋了。天才與瘋子只是一線之差,這確確實實的應驗在Stark身上了。

只是Tony說得對,Bucky Barnes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了,他想要Steve Rogers回來。


水30升,碳20千克,氨4升,石灰1.5千克,磷800克,
鹽250克,硝石100克,硫磺80克,氟7.5克,鐵5克,
矽3克,還有其餘15種微量元素。

這是人體鍊成所需要的材料。

鍊成陣完美地畫好。材料也精確地量好。

但到頭來,Bucky失去了手臂,Tony失去了整個身體。這就是他們潛越神之領域的代價。

到頭來,Steve還是沒有回來。

-

「...喂,你在聽嗎?你真好笑,為什麼一直眼睜睜地看着我?」

說話的人一頭金髮,有着英俊的臉龐,有着完美的身材比例,簡直就完美得不像人。

他的盾牌就像身體所延伸出來的一部分一樣,不用眨眼的功夫就變回了一隻手。

血紅色的雙眸透露着興奮,那人咧嘴一笑,動作凌厲地把Bucky從二樓上踢了下來。


幸好Tony及時反應過來畫了個小鍊成陣,地板立即延伸一隻大手出來,接着了Bucky。

「你到底是誰?」Tony的聲音滿是憤怒。

那人懶洋洋的靠在旁邊的人身上。那個老頭已經變回他原來的姿態,一個身材高佻,黑髮綠瞳,臉頰瘦削的英俊男子。

「我叫Greed,他是Envy。你們真有趣,手臂和整具身體。失去誰了嗎?」

說罷那人就用力把附近的樑柱踢斷了,城堡正在迅速地塌下來。

到最後還是讓他們逃了。

-

「我好像沒有叫你來幫忙。」在接應的車上,黑髮男人冷冷地說。

「是父親大人要我帶你回去。說話...你在這裏玩國王遊戲為什麼沒有找我,我不要我當你的王后了嗎?」金髮男人笑意盈盈打算凑上去親男人的嘴唇。

但黑髮男人只是推了他,仍然冷淡地說:「你好像找到新玩具了?」

「那兩個人?我的確想找他們玩玩,你妒忌了嗎?」

「你這個婊子」

這回黑髮男人把對方狠狠壓在身下,啃咬着他紅艷的嘴唇。


-

Tony拾起頭盔,算是勉勉強強的把它固定好。「那兩個人,也許不是人類。」

Bucky還沒從剛才所受到的傷裏恢復過來,他掩着腹部,艱難的發話:「大概。那個人的腿,比鋼鐵還要硬」

「我想我們拿到燃料後先回神盾一趟,在找到寶石之前,我們必須查查看究竟那個人是什麼怪物。」

End.




設定

神盾局: 主角們所效忠的單位。國家由軍政府所統治,神盾局負責國土安全,

國家鍊金術師:效忠軍隊的鍊金術師。Steve Rogers、Bucky Barnes都屬於前線軍官。Tony Stark屬於技術研發部。

無限寶石:相傳有七顆無限寶石,每一顆都有不同的能力。Bucky和Tony想找的是現實寶石,又可以叫賢者之石(反正都是紅色...)

人體鍊成:大家都懂的(不


人物介紹

Bucky Barnes: 軍銜是中士。左手臂是Tony所打造的機械鎧,不用畫鍊成陣就能進行鍊成,所以發動攻擊速度比一般人快,可以把鐵臂鍊成其他武器進行攻擊。和Tony一樣被稱為鋼之鍊金術師。

Tony Stark: 將機械鎧技術和鍊金術融合使用的天才。沒有實體,被Bucky危機下所畫出的鍊成陣封在自己所發明的鎧甲裏,和Bucky一樣被稱為鋼之鍊金術師。

Steve Rogers: 國家鍊金術師,擅長把身邊的一切鍊成無比堅硬的盾牌作戰,戰死於一次暴亂之中。是Bucky Barnes的青梅竹馬和Tony Stark的好友。

Greed:人造人,除了貪婪,還代表了色慾和怠惰。身體每一部分都能化作世界上最堅硬的物質,被稱為最強之盾。總是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表面上對「父親大人」十分忠心。樣貌和Steve像得一模一樣。

Envy: 人造人,代表嫉妒和傲慢。可以自由改變自己的外貌。和Greed是互相利用的關係。




五次Scott惹美國隊長生氣,一次他沒有。


1.
大家好。我叫Lang, Scott Lang。現在在一場悶透了的派對裏喝着雞尾酒、看看有什麼食物可以打包回家的。而我在這裏的原因是因為我的哥們(我覺得我們是哥們啊!我知道他害羞!)Sam Wilson邀請我來他的新居派對。我和Sam怎麼認識就不多說了...嗯算是不打不相識吧。總之就是他以為他是小偷但我不是然後我們合力捉到小偷化敵為友超老土的。總之他就邀請了我了。

算了,多拿一個草莓餡餅走就好了。哎喲、撞得我可疼了,是誰啊??

「對不起先生...」
聲音很熟悉,看清那人的臉後,我爆炸了。天啊!我知道自己正在嘴巴大張的樣子一定很蠢,但伙記、我遇上了Steve Rogers, 美國隊長!

*

Steven Grant Rogers, 1985年7月4日出生,以前是位戰地記者,後來到一家電台主持節目「American Dreams」專門跟聽眾分享美利堅的各種勵志感人故事。這節目超受歡迎,人們都稱呼Steve Rogers 為Captain America。

為什麼我那麼清楚?因為我是Captain America的狂熱粉絲!他的維基主頁我有份編輯的!

「天啊!Captain America!」我鼓起勇氣主動跟他握手,儘管我緊張得快死,但在偶像面前也必須保持禮貌。希望我沒有手汗過多。

「你好、」
他的聲音還是一樣好聽我要死了!他真人比相片裏還英俊啊我的天!他的金髮!胸肌!長腿!這世界還有比他更像天使的人類了嗎!

我可能一直在嗨沒有留意到我還握着男神的手沒放,他似乎有點疑惑的看着我,又帶着點腼腆的笑容。天啊!他真可愛。

「噢我握你的手握太久了」我實在是不想放手的。「嗨、其實我是...」

「這位先生,其實我有一直留意到你有偷偷把餐點拿走,這實在不太禮貌,請你下次不用再做了」

他說完後就轉身走了。

...
......

......所以說,偷東西是不好的。


2.
我換了個工作,現在在一家披薩店裏當送外賣的。嘛,騎着機車到處走總比窩在店裏好。

我把單據收好,準備騎車回店裏時,我又遇見了『他』。但上次的事使我沒敢再跟他打招呼。

他看起來因為攔不了出租車正在煩惱着,他在看表代表他很趕時間...那我是不是有將功贖罪的機會?

我緩慢地騎着車到他身邊,小心翼翼地喊了他:
「又見面了,Captain America...上次的事真抱歉。你看起來需要幫忙?」

他飛快地看了我一眼,急切地說:「抱歉,能麻煩你載我到公司嗎?」

「當然沒問題了!請上車!」

「唔、你可以讓我開嗎?我保證十分鐘內到,不會耽誤到你的時間的」

我迅速地移到後座,做了個「請」的手勢。他對我報以微笑之後迅速跨上了機車。

呃首先我並沒有從微笑的衝擊裏恢復過來,其次我發現美國隊長的...屁股在座墊上顯得份外挺翹,我的雙眼都瞪直了。不、我發誓我絕對沒有什麼非份之想!真的!

「我可能會開得有點快,捉緊點」

「??」

下一秒,我那破外賣車已經飆到老遠。我丟臉地發出嚮徹紐約街頭的尖叫,覺得下一秒我就能飛出車外,我拼命想抓住點什麼就摸到了個彈彈軟軟的東西。

操!我抓到了美國隊長的胸!

我能感受到美國隊長努氣值滿點的扒開我的手放在他的腰上。我嚇得沒敢再亂動。啊、不過,他的腰真細。

*

「謝謝你,先生。」

「嘔嘔嘔嘔」我要在美國隊長的維基百科加一項『擁有職業賽車手的車技』

「真的抱歉。你還好吧,要不要看醫生?」

我實在不忍那張英俊的臉上露出愧疚的神色。

「沒事的,隊長。你不要內疚,我剛才也...」我比了個手勢「算是扯平了,別在意。」

我看他皺着眉一臉難色的向我點點頭又轉身走了。

... ...我這是又惹他生氣了?


3.

這個月算是賺了點小費,所以我決定去唱片店買最新的CD給Cassie當禮物。

然後幸運的,我又遇到了『他』。他在試聽區戴着耳機聽歌。我是很想跟他打招呼的,但又怕會惹他生氣。

他似乎注意到我的視線後,便摘下了耳機,微笑着跟我打招呼。

「你好,真巧,又碰到你了。」

「...嗨,美國隊長」

「其實你可以叫我Steve」又是一個微笑,看來他心情不錯。

「...Steve, 你可以叫我Scott, 我是Scott Lang。」

「Mr. Lang」他這是第三次對我笑了。

「Steve,你在聽什麼歌?」

他聞言又露出了招牌皺眉表情:「呃、很舊的歌了。」

我可能是太嗨了,硬要搶着聽,一用力就把耳機的連接口給拔下來了,一片歡樂的音樂像是找到宣洩口一樣在整個CD店環迴立體式地播放了起來。

是小人魚的Under the Sea。

歌是不錯,就那些海水泡沫音效有點尷尬。

感覺到到四方八面的視線,美國隊長白晢的臉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燒了起來。

「呃、其實也不是很舊的歌,節奏很好!歌詞又上口!」我嘗試安慰他。


「我有點事,先走了」他小聲說。

然後我又眼睜睜地看着他轉身就走了。

小人魚有什麼問題!大人不能聽迪士尼嗎?我怒瞪人群。

唉,我又惹他生氣了。小人魚隊長啊,我欲哭無淚。


4.

說實話,有沒有這麼巧合的事? 我現在在一家杯子蛋糕店當收錢的(對我又換了工作),然後我看到Steve Rogers和一位紅頭髮的超辣美女結伴準備進店裏來。

操,那不是連續三年得到最辣主播的Natasha Romanoff嗎?她貌似還因為毒舌的評論風格被冠上黑寡婦這個稱號。

我心虛的壓下帽子,低着頭假裝數錢。這太尷尬了,難道黑寡婦是他的女朋友嗎?

「所以你還在介意着那些破事?Stevie,你什麼時候像個女孩子一樣變得多愁善感的」

「不、我只是覺得自己有點反應過度,我太失禮了」

「嗯...這真有趣。即使是面對Stark,你不也應對自如。看來你是遇到生命中的剋星了。」

Natasha說着挑了兩個杯子蛋糕,把盤子推在我面前。「就這些,謝謝。」

我尷尬地抬起頭對Steve笑一笑。我得到了一幅美國隊長愕然的表情.JPG。

「Hi!美國隊長,黑寡婦」

「Mr Lang」

「嗯哼~Mr Lang, nice to meet you.」

「......」

「......」

黑寡婦笑而不語,拿過零錢後,Steve點頭道別過後就快步地走出店外,剩下黑寡婦饒有趣味的看着我:「別介意,他性格有點內向。還有,我們沒有在交往,拜拜,剋星先生。」

我看着她做了個「拜拜」的手勢,我神差鬼使的也回了她一個「拜拜」。

我呆呆地想,所以這次是惹他生氣了沒?


5

經過上次之後,我覺得美國隊長對我的印象其實沒有想像中的槽,只要我不再作死,搞不好我還可以約他去喝酒,有些事我想說好久了。

心動不如行動,這天我特意穿好整齊在他辦公室下面等他。然後我看到他和一位穿着光鮮、比Steve稍矮的男人一起從裏面走出來。

他們在小聲爭辯着,似乎沒有留意到我。

「我拒絕。」

「為什麼!Steve, 我很有誠意的」

「你就不能找別人嗎?」

「我只要你。我喜歡你的聲音,我打賭紐約有一半的男人都用過你的節目擼。」

「Tony!」

「好了甜心,一百萬就一個晚上、」

我聽到這裏實在控制不了自己幾把、一拳揍到那個男人臉上。下一秒,幾個保鏢跑出來按住了我。

「操!我的臉」

「Tony?你沒事吧?」

「報警、不、先送我去Bruce那裏再報警、啊不,還是先報警。操!我的婚禮這下子要搞砸了」

欸?婚禮?

之後Steve三言兩語的就哄了那個男的上車,和保鏢一起離開了。

呃,不過我覺得現在的Steve比那個財大氣粗的矮子還可怕。他雙手交叉着,腰背挺直,一臉嚴肅地看着我,我覺得現在自己像極了個做錯事的學生。

「所以,為什麼要打人?」

「...因為他先冒犯你的」

「他怎樣冒犯我了?」他冷笑着,頭微微傾向一邊。哇靠,天使怎麼變魔鬼了。

「我以為他逼迫你做不正當的交易...」

他歎了口氣,向我解釋道:「Tony只是叫我去當我他婚禮的司儀,我之前沒有做過類似的事怕搞砸了就想婉拒他了。雖然他嘴巴的確很壞,但是他是我的朋友、」他翻了一下白眼「好吧,兼老板。」

「老板?Tony Stark?」

的確,我最近有讀到報紙說這個花花公子跟他的助理Pepper Potts的婚訊。

「Mr Lang, 我知道你是位熱心的人,但你不能總是這樣隨心所欲,不顧後果的。」

好吧,我知道我這次真的搞砸了。

+1

「daddy,美國隊長的節目快要開始了!你還癱在地上幹嘛?」

「別管我了Cassie,我在數螞蟻,看,連它們都比我能幹。哈哈」

「daddy!你再這樣我不理你了!」

『午安,我是Steve Rogers,歡迎收聽「American Dreams」。今天讓我讀出一位聽眾的來信。』

『你好,美國隊長,我想跟你分享我的故事。我曾經因為犯過事而入獄,那時我以為我的人生要完了,我失去了家庭失去了一切。讓我變得振作的契機是一個電台節目,說真的,其實裏面的故事我不太感興趣,只是裏面的主播,他的話語總是有股神秘力量,每次都能使我的內心平靜下來,他使我重新有了信念,我一直很想當面告訴他我很感謝他。其實我之前巧遇過他好幾次,只是一見面我可能太緊張或者什麼的,一直在惹他生氣,讓我每次都錯過機會,希望能借這個平台讓他知道我的心意。草莓餡餅上』

操??我都寫了好幾年的信,偏偏是這封、這種時侯被抽中?

隊長求你不要不說話呀。

『草莓餡餅先生,我沒有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幫助你這麼多,不過請你相信當中有很大部分是靠你自己努力所得到來的成果。我其實沒有在生氣。我性格內向又不善表達情感,面對像你這樣率性熱情的人的時候,變得有點方寸大亂了。我想我之前的無禮行為肯定讓你失望了,我很抱歉。』

不是的,怎樣聽起來都是你在害羞而已。現在該怎麼辦??


『那麼,現在是聽眾來電的時間。歡迎你的來電,你好。』

『你好,美國隊長。我爸爸有話要跟你說。』

『喔,好的』

Cassie!!!你都幹了些什麼。

「爸爸不是一直想跟美國隊長說話,現在終於打通了,你快點」女兒硬是把無線電話塞我手裏,用口型對我說了句「加油」。

死就死吧!

「隊長!是我!希望你別因為我亂寫的信而感到內疚,我其實就誇大了點我本人是樂天派的在牢裏很快就自己振作起來了,不過我喜歡你是真的還有監獄真的很寂寞所以偶爾就拿你的節目來擼兩把什麼的、」

Steve:「... ...」

錄音室的大家:「... ...」


欸、我剛才說了什麼?


*

最後,居然是我當起了Tony Stark婚禮的司儀,效果好像還挺不錯,Stark就看中了我然後就順勢進去Stark的公司當電台主播,主要就說說些生活絮事,哪裏有大減價之類的,節目好像還挺受歡迎。

「嗨隊長!沒想到我們成同事了,要不要下班去喝酒輕鬆一下?...不對不對」
「隊長我上次亂說話的對不起!作為賠罪請讓我請你喝酒....不對不對」

「你知道錄音室的鏡子是雙面鏡嗎?」

我茫然地看着Steve從裏面走出來,一時語塞。為什麼我總是那麼丟人?

「是不是要約我一起喝酒?」
「什麼?」
「可以,待會兒在門口等」

我的腦子當機了一會兒,這次我沒有讓他轉身離開了。

End.

小彩蛋
「Steve你不用緊張,我...我很快就能預準好了」
「我沒有緊張,你別伸進來,潤滑劑都還沒倒呢」
「...為什麼你看起來好像很有經驗的樣子」
「我沒有說我是第一次吧」
「那你第一次...」
「...真的要討論這個嗎?」
「Steve...」
「好吧...你也見過的」
「Sam嗎?不是吧你快殺了我」
「不是」
「Brock?老是來看你屁股的」
「不是!其實沒有那麼難猜,你和他有過過節的」
「是我想是那個嗎?」
「就是你想的那個」
「......」
「Scott你沒事吧?怎麼暈倒了?」

卡文卡到想棄文👋🏻👋🏻👋🏻👋🏻👋🏻

【澤盾】Before I go to sleep

澤莫盾
#參考電影《before I go to sleep》

每天醒來的Steve Rogers都在重覆同樣的事,疑惑自己是誰、疑惑枕邊的男人是誰。

棕髮男人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正想給他一個早安吻的時候卻被無情地推開。棕髮男人面上露出無奈的表情,耐心地向金髮男人解釋:Steve Rogers是個只有一日記憶的男人,從一年前車禍開始已經如此,Zemo是他的伴侣,從了Zemo,Steve Rogers再沒有別的親人。

不信的話,你每天都有寫日記,你可以看看。

...我沒有任何朋友嗎?

不是去外國生活就是失聯了。

棕髮男人依舊是笑意盈盈的樣子。做好了早餐,交代過家裏的設備後,便出門上班了。

Steve翻着日記,每天的內容大同小異,日記中夾着一張醫生名片,他猜這是他的主治醫生的。他撥了上面的號碼。

兩小時後,他們約在診所會見。醫生跟Steve說每一天他們都會見面,他嘗試過催眠、重遊舊居、大學,但是這些年來Steve都沒有想起任何事。

最後到要離開的時候,Steve問道:
我可以相信嗎?那個說是我伴侣的男人。

或許不、我對你之前的經歷背景都是你的丈夫告訴我的,沒有人能保證他沒有說謊。

但是,付錢讓你每天懷疑他的人也是他。

*
日記裏Steve每天都會到一家咖啡廳渡過整個下午,他發現每天的日記都會停在這個地方。

到了咖啡廳,他找了個窗邊的位置坐下。他叫了一杯咖啡,女侍應看着他若有所思。

你認識我?

不,但你每天都會花一整個下午坐在這裏。你在等那個大傢伙嗎?

Steve滿臉疑惑。

Ironman, 全紐約的偶像。

我不太懂這些,或許等下一次吧。

end.
不會編了




#無家可歸的隊長最後還是會選擇相信澤莫。
#你隊的確是車禍失憶了,然後被澤莫撿回家圈養(。
#醫生和女侍應都是好人。
#澤莫沒有吃到隊長,隊長表示只認識了一天,還不能愛愛(夠

【鐵盾】搜身(隊長生日快樂!)

#普通人au
#pwp(?)

「獨立日快樂」

「獨立日快樂。你好,請脫下皮鞋和腰帶,把背包和一切電子產品放進來,你就過去了」

嗶—嗶—嗶—

「抱歉先生,請進去右邊的小房間裏配合搜身工作。」

這個生日有點糟透。Steve一邊走進小房間一邊想。生日被安排出差,現在還因爲身上不知道那塊金屬的關係被扣下來,如果趕不上飛機的話,就會害公司錯失一個大客戶。

Steve這樣想着的時候,一頭棕髮、留着奇怪胡子的男人進來,看來就是負責Steve的警官。他看着Steve的檔案,饒有趣味的說:「原來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比珍珠還真的美國男孩。」

「好吧,讓我們快點讓這個結束。」棕髮男人讓Steve脫下襯衫、長褲、鞋和襪子,剩下白色背心和平腳內褲。棕髮男人忍着嘲笑面前男人槽糕的內衣品味,他繞到金髮男人的身後,開始他的工作。

短速車見評論

【冬盾/詹芽】Bucky奇妙的一天(含女裝芽, 一發完)

#一直心心念念的梗, OOC, 雷


「Bucky, Bucky快起床,現在都中午了」

 

啊、誰在叫我?好像是Steve的聲音。被呼喚的棕髮少年也如此問了出口。「Steve?」

 

對方聽到後沉默了,不久後才開口說:「誰是Steve?我是Stephy.」

 

*

 

餐桌上佈滿着美味的菜色,Barnes家的傢具有一半都是Bucky Barnes的爸爸-George Barnes一手包辦的,包括現正眾人圍着坐的大長桌。

 

那裏坐着爸爸、媽媽、妹妹、自己... ...還有一個金髮女孩。平日坐在這位置的金髮發小現在變成了這個金髮女孩。而他的家人還像若無其事一般吃着午餐。

 

Bucky覺得自己還在睡夢中。

 

「老哥、你睡醒了沒?難得Stephy來作客,你怎麼一幅冷漠的樣子」Becky氣鼓鼓的說道。反而當事人卻在安靜地喝湯,垂下棕金色睫毛的模樣像極了自己的好友。

 

Bucky只覺得頭痛無比,他按着太陽穴搖着頭,終於忍受不住這一切的詭異,「我說、你到底是誰?」

 

本來在吃着中飯的Barnes一家子聽到這問題都停下了進食。

 

「James, 你這孩子在說什麼鬼話呢?Stephy是你在交往的女朋友啊!我的天啊,你不是打算不認賬吧!我都認定了Stephy是我的女兒、兒媳婦了!」Barnes太太說道,說到最後還激動地大力拍了下桌子。Barnes先生在一旁點頭表示讚同。

 

... ....

 

「不!不對啊」Bucky扶着額從座位裏站了起來,他快瘋了。「我活了18年從不認識個叫Stephy的,不說是我女朋友了,更不說她和Steve長得一樣!」

 

「「「Steve是誰」」」爸媽妹三人異口同聲。

 

「我的摯友、Steve Rogers啊!天啊他幾乎每周都會來住一次好嗎?老媽、你說過寧願要Steve當你的兒子也不要我的那個Steve Rogers啊!我們從小學就認識了,那個老被欺負、傻得要命,明明弱得要命卻只會像頭倔牛一樣亂衝亂撞的小個子!你們是怎麼了?」

 

爸媽妹面面相覷,Becky「噗」一聲的笑出來,「你在胡說什麼、你明明在說的是Stephy啊!你是把Stephy記錯成男孩子了嗎?」

 

... ...

 

Bucky覺得頭暈,剛吃過的東西快要吐出來了。難道他一直和Steve的回憶都是昨天的一場夢?Steve一直是女孩子,還是他的女朋友嗎?

 

Bucky仔細看看眼前的女孩兒。一頭金髮剛好過肩,頭上綁着的蝴蝶結兩端高高翹起,像極了小兔子的尾巴。Bucky死命盯着她的雙眼,藍中帶金,混成漂亮的綠色,是Steve的瞳色,該色的。白晳的膚色,紅潤的嘴唇,下唇比上唇更要豐滿一些,她身穿着淺藍色的洋裝,裙子及膝,然後就是深棕色的長靴。

 

別的不說,就大眾審美來說,眼前的女孩簡直漂亮得像個洋娃娃一樣。Bucky咽了口口水,所以Steve穿女裝就是這幅模樣,還是Steve本來就是女的?他的家人說得對,他是沒睡醒,一直活在Steve是男生的世界裏?

 

「呃、你真的是我女朋友?」不知道為何Bucky問出這句話時心跳加速、臉紅耳赤的。

 

對方聞言也瞬間紅了臉,眼神閃縮,似乎望了下媽媽,又望了下妹妹。Bucky瞟到Becky對Steve做了一個「加油」的口型。

 

Stephy點了點頭,微弱的說了一聲「是。」

 

Bucky挑起一邊眉毛,繼續追問:「你的全名」

 

「Stephanie Granda Rogers」

 

「出生年月日」

 

「1918年7月4日」

 

「父母的姓名、職業」

 

「Joseph Rogers、他是名軍人。Sarah Rogers、她是位護士。」

 

「你有哮喘嗎...?」

 

「有,我還對花生敏感、有猩紅熱、」

 

「好。我們什麼時候交往的」

 

「去科尼島那次你跟我表白了的」

 

「... ... 我們第一次約會」

 

「去看棒球比賽」

 

「... ... 第一次親吻」

 

「James Barnes!」Stephy看起來臉快熟透了。

 

「Ok, 媽你別激動,我開個玩笑。」眼看面前的女孩連耳朵都紅透了。怪可愛的,害羞這點也跟Steve一樣。

 

Bucky急忙把自己的午飯完成後便出門,他還是不能相信一夜之間自己的好友變了女友,男人變了女人,他總得確定一下。

 

他問過了書店老板、雜貨店的Henry、餐館的Meg阿姨、賣報紙的Bob大叔,一切圍繞他們身邊的人都不知道Steve, 卻知道Stephy是誰。你的小女朋友,她真可愛,你們天天粘在一起,你為她打過無數的架。

 

Bucky懷着沮喪的心情回家。這是難免的,這就像有人告訴你一直吃的巧克力都是用大便做的一樣。噢,當然Steve要美好得多了。

 

回到家發現女孩在幫他的媽媽曬被子,Steve也常這樣做,他說Barnes太太的腰不好,不要老是蹲下,小小的身影也是一模一樣的。難道他之前的記憶一直是在作夢?還是他眼前的一切才是夢?

 

女孩轉過頭,四目交接,她選擇對他投以一個微笑,然後繼續她的工作,不知他的心臟漏跳了好幾拍。

 

之後的時間要不是Bucky幫忙Barnes先生製造修理傢具,就是Stephy在幫Becky温習功課,兩人仍是沒有交流。

 

晚飯之後,Bucky把她拉到自己房間,決定鼓起勇氣把一切問個明白。

 

「你真的不是Steve?」

 

「Bucky,我不懂你今天怎樣了,我是Stephy, 我是、女孩子...」

 

「我記得前幾天Steve又被欺負了,被推撞了一下,肩膀上應該有一處瘀傷。」

 

Stephy心急的想要證明自己,她把領口推到肩膀處,扯下,把傷處展現給眼前的男孩看。

 

Bucky倒吸了一口氣,一股無名火直奔下身,這實在太犯規了。圓滑的肩膀、漂亮的鎖骨、跟瘀青對比後更顯白晳的肌膚,一切都讓Bucky移不開眼睛,暈頭轉向的。自己的女朋友竟然是這樣的小惡魔。

 

Stephy突然意識到自己行為的不當,速速把衣服拉好,羞愧得無地自容,好像連「兔耳朵」也跟着垂了下來。

 

Bucky聽到她小聲的說了''這下子你相信了吧''。

 

他歎了口氣,的確所有的事實都擺在他面前。他搞不好'Steve'只是他太害怕失去眼前的女孩所創造出來的幻想。

 

「既然這是事實的話,我也不得不接受了。說真的,這也不錯」

 

Stephy驚訝地抬頭。

 

「其實我有夢過。」Bucky發誓他說出這句話臉肯定紅透了。「如果你是女的。我們可以結婚、生兒育女,我可以建房子和傢具,擁有我們自己的家。」

 

Bucky撫上她的雙臂,深情地說道:「你很漂亮,像個洋娃娃一樣,doll,baby doll,我們的孩子一定也很可愛。」

 

Bucky正準備親吻她的時候,門外的一家人衝了進來。

 

「「「你被作弄了!大成功!」」」

 

Bucky一時沒懂得如何反應:啥???這什麼情況??!

 

「因為老哥你在上次愚人節都把我們整慘了,所以我們一家聯合社區的人們一起報復你,Steve是不是很漂亮,我的傑作!」Becky挽着Steve的臂窩,得瑟地說道。

 

「看到你小子被嚇到血色全無的樣子笑死我了」Barnes先生快笑得人仰馬翻。

 

「驚險極了,好多次以為要穿幫了。」Barnes太太滿意地說道。

 

「等等!!」Bucky一手把'Stephy'拉過來。「所以我們不結婚了嗎?沒有孩子了嗎?」

 

全家爆笑了起來。Steve也忍不住咯咯的笑了。「抱歉,Bucky,恐怕不行了。」

 

Bucky愣在原地。

 

Barnes一家嚷着要出去跟其他人傳揚,剩下Steve和Bucky在房間裏。

 

「我還以為一定會被識破,然後被你取笑我一輩子。要不是我在這裏受的恩惠太多我才不 、 」Steve一邊說一邊想把假髮脫下來,但Bucky按住了他的手。

 

「... ... 也許 、 也許我有這樣夢過,所以才如此輕易相信。」

 

「什麼?」Steve明顯的動搖了。

 

沒有給Steve足夠時間驚訝,Bucky一手摟過他的細腰,吻住了他的雙唇。

 

Steve完全沒能反應過來,他們的唇瓣緊緊地貼在一起,Bucky用嘴唇分開了Steve的,然後把自己的舌頭滑進Steve的口腔裏。

 

Bucky變換着角度,把手按在Steve的後頭勺上,好讓他的舌頭能靈活地刷過Steve口腔的每一處。他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Steve用力地推開,反而被捉得更緊。

 

淫/靡的水聲佔據着他們的聽覺。

 

Steve用力地呼吸着,太激烈的接吻可能會誘發他的哮喘,他從喉嚨處發出無力的嗚咽聲。始作俑者貌似也注意到這點,最後貪戀般用嘴唇大力吸吮過Steve的舌頭後便結束了這個吻。

 

兩人都上氣不接下氣的,Steve有種被大大報復了的感覺,他錘了下Bucky的胸口便逃出去,只剩下Bucky一個在回味剛剛的那個吻。

 

玩笑總帶着七份假,三份真。

 


[劇透注意]




今天去看gifted了!比我想像中好看!好久沒有在電影院看過小品了。

像導演所說的 他想拍最原始的電影 有點重捨回以前看電影只為detach自己不為只為了看特效的心態。

進入Marc Webb的電影世界,像他的經典作品《500 days with summer》一樣是部「舒服、治癒」的電影,一個簡單的故事,立體討喜的角色,色彩的運用,是Webb的強項。

雖然沒有《戀夏》當初帶給我的心動,故事的張力也是中上而已,而且《戀夏》的亮點太多太讓人深刻:宜家家居、藍色調、賀卡、JG巨大畫作、歌舞等等。相比之下,gifted比較平淡,亮點就是mary和fred(Fred 簡直是男主了)

Mary十分十分搶眼,整部戲就是靠她撐起的,反而frank則是輔助型的角色,負責拋出問題讓觀眾思考的,如果你是frank 你會怎麼做?

但我最喜歡的角色還是外婆。外婆超美的XD 所以兒子才那麼好看>< 外婆演得太好了 讓人討厭不起來 她不是什麼反派 只是立場和主角群不一樣而已,最後那場戲的感染力太棒了 演活了evelyn這個角色的最大魅力!

最後一定要說的一定是桃,全程盯着桃😭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有胡子也蓋不住的顏值!肥大衣褲也蓋不住的身材😭😭😭為了桃的美貌我可以刷十次😭😭😭[圖2是我可以刷十次的原因]

腦補一下有天Mary把舅舅的胡子刮了【。彷彿是偶像劇女主脫下眼鏡(。

我等待mary長大把舅舅推倒【夠